話本小說網 > 玄幻奇幻小說 > 人皇紀
本書標簽: 玄幻奇幻  東方玄幻  男頻     

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朽木之術

人皇紀

  京師中的問題,恐怕比他們想的還要嚴重。

  張雀認識老鷹,但卻不認識王沖,而之前的王府護衛也同樣不認識王沖,這樣的事情簡直不可想象。

  而且張雀提到老鷹的時候,說的是塞外,但眾人去的分明是身毒,這件事情,張雀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
  現在的情形,要么是張雀聯合眾人,想要在王爺大婚之前,趁著他回來時的惡作劇,但是考慮到張雀的為人和性格,這種情況幾乎可以排除,而第二種——

  青陽公子和李嗣業互相看了一眼,神色都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  “呵呵,張雀,你認識我嗎?”

  青陽公子微微一笑,衣袖一拂,突然上前問道。

  在說話的時候,青陽公子死死地盯著張雀,生怕放過他的任何一個細微動作和反應。

  “呵呵,你不是青陽公子嗎,我們以前還見過幾次,怎么可能不記得你。”

  張雀微微一笑,不以為意道,和青陽公子說話的語氣明顯透著幾分親切。

  然而,場中的氣氛卻變得越發怪異了。

  張雀認得老鷹,認得他,但惟獨不認得王沖,而且和老鷹去塞外的信息一樣,張雀雖然認得他們,但具體的情況明顯有所出入。

  從張雀說話的語氣來看,他和青陽公子的交情還處于萍水之交,但事實上,青陽公子是王沖身邊的重要部將,也是整個王府的心腹之一。

  “王爺,情形不妙,張雀他們的記憶出現很大出入,整個異域王府,不,我懷疑甚至是整座京師,所有人的記憶都被人篡改了。”

  青陽公子突然使用傳音入密,在王沖耳中輕聲道。

  “嗯。”

  王沖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。

  這一點,從他看到城門口發喜糖的那名年輕女子時,他就有所懷疑,更不用說現在的情況了。而王沖唯一不明白的是,到底是什么人做的,又為什么要這么做。

  如果是仇家的話,為什么不殺掉張雀他們而使用這種方式?

  “青陽,老鷹,嗣業,你們暫且按兵不動,在調查清楚前不要打草驚蛇。”

  “老鷹,你先穩住張雀,進入府中,我需要更多的進一步消息。”

  王沖用精神力直接在三人腦海中溝通。

  “是,王爺!”

  三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,迅速達成了一致。

  “張雀,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?”

  安排好一切,王沖微微一笑,突然上前幾步,深深看了張雀一眼,開口道。

  “呵呵,這位兄臺……”

  張雀灑然一笑,剛要否認,就聽到一句令他錯愕不已的話:

  “那本《兵弈術》你還藏在玉枕中,每日抱枕入睡嗎?”

  短短一句話,立即如同一塊巨石落下,在張雀心中掀起萬丈波瀾,看著師父帶來的這名“兄臺”,張雀一臉驚駭。

  那本《兵弈術》是他最珍視的東西,他為此還專門定制了一枚玉枕,在里面設置暗格,將書藏在其中,日日枕在腦后入睡。

  這件事情極為私密,甚至就連師父他都沒有說過,師父從外面帶來的這位“兄臺”為什么會知道?

  “那本《兵弈術》你還記得是誰送你的嗎?”

  王沖看著張雀,再一次道。

  “轟隆!”

  冥冥中,仿佛一道雷霆炸開,張雀只覺得腦海中一片混亂,電光石火間,似乎有無數記憶碎片仿佛火山噴發,從腦海中迸射而出。

  “你是——”

  張雀突然雙手抱頭,腳下踉蹌,連退了數步,他的眉頭緊皺,隱隱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。

  《兵弈術》是他最珍視的東西,可是為什么他會這么看重?明明他向來不怎么讀書。

  還有,為什么他會不記得這么重要的東西是誰送的,又是從何而來?

  這一剎那,萬千的念頭紛沓至來,紛紛在腦海中顯現。

  “不對,你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

  “為什么我覺得以前好像見過你……”

  張雀看著眼前的王沖,神情痛苦的同時又顯出一種深深的迷惑。

  看到這一幕,王沖心中長嘆一聲,他的手指輕彈,一股微不可察的力量立即滲入張雀體內,幫助他平復了腦海中的痛楚。

  而四周,青陽公子等人也是神色復雜。

  《兵弈術》怎么來的,他們當然清楚,那是王沖親自手寫的手稿,雖然當初印了好幾版,但初始的原版卻被王沖送給了張雀,張雀自然極其珍視,奉若至寶。

  雖然張雀腦海中關于王沖的記憶被抹去,但王沖送的東西他還是本能的保存著。

  ——不管是什么人在操縱一切,顯然他也不可能做到天衣無縫,萬無一失。

  “老鷹,我們就在此告辭吧!”

  王沖和老鷹交換了一個顏色,留下幾人,很快離開了。

  就在幾人離開后不久,轟,王沖陡的騰空而起,一道暗金色的時空之環閃過,王沖瞬間出現在了高空之中。

  從云天之上俯瞰而下,偌大的京師也只有磨盤般大小。

  王沖雙眸微閉,一股龐大的精神力擴散而出,同時溝通了京師地底的相柳大陣。

  這座圣皇留下的守護大陣,在出發之前,他就已經將大陣的控制權交給了第三神胎,不論任何時候只要王沖的本體愿意,隨時都能再次接管。

  嗡!

  僅僅只是片刻,王沖便睜開眼來,神情一片沉重。

  之前剛剛抵達京師的時候,他就感覺圣皇留下的這座大陣出了問題,只是王沖沒有料到的是,真實的情形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。

  原本洶涌磅礴,蘊含著圣皇龐大力量的相柳大陣,如今卻是一片死寂,更重要的是,王沖發現自己完全失去了和大陣之間的聯系,更不用說是操縱大陣了。

  這并不是王沖被剝奪了控制權,而是整座大陣陷入沉寂,仿佛被封印了一般。

  不止如此,相柳大陣的核心和力量源泉是皇宮深處的三皇法陣,只要有三皇法陣在,相柳大陣便會一直不停的運轉,但是現在,在王沖的感覺中,甚至就連相柳大陣和三皇法陣之間的聯系也被切斷了,就好像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橫亙在兩者之間。

  王沖微瞇著眼睛,腦海中瞬息閃過無數念頭。

  “天嗎?”

  不知過了過久,王沖俯瞰下方,囈語般說出那兩個字。

  眼下發生的一切絕不正常,放眼天下,能夠做出這一切的恐怕就只有天了。

  ——即便是太素等人,王沖也絕不認為他們有這種能力。

  不過盡管如此,王沖心中卻沒有任何輕松,反而越發沉重。

  天只是一個名字,一個代號,從古至今,沒有任何關于他的詳細記載,就算是圣皇,也只知道這個名字,對于其他的一無所知。

  不止如此,就連十二名太字輩強者,對于天的來歷也似乎有些不太清楚。

  ——天誕生的時間比十二名太字輩強者早得多,雙方根本不是一個時代的。

  天的相貌,天的能力,就連太元的記憶中都不曾提過。

  不止如此,前往身毒之前,那一場令人不堪回想的噩夢,雖然當時推斷應該是天,也隱約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,但實際上,王沖根本就沒有看過他的正臉。

  這是一個看不見的敵人!

  “咝!”

  王沖長吸了一口氣,很快回過神來。

  他并沒有嘗試去修復相柳大陣,或者試圖排除其中的阻礙,恰恰相反,只不過轉眼間,嗡,伴隨著一陣漣漪般的波動,王沖全身所有散發出來的氣息收斂到了深處,沒有一丁點的泄露。

  乍一看去,此時的王沖若有若無,就如同天上的浮云般,自然而然,根本感覺不到他的存在。

  “差不多了,必須得想辦法找到這一切的罪魁禍首。”

  王沖目光眨了一下,腦海中閃過一道念頭。

  青陽公子他們說的沒錯,眾人現在唯一的優勢是大唐京師中有數百萬人口,高手如云,“天”暫時未必能感知到自己的存在。

  王沖現在施展的能力,是太元的“朽木之術”,顧名思義,全身的氣息收斂到極致,給人的感覺如同泥濘中的一截腐爛朽木般。

  這種術法,如果面對“天”的本體,只能被貽笑大方,自欺欺人,但如果僅僅只是天的分身,一切就又完全不同。

  “呼!”

  一縷輕風蕩過,王沖仿佛幽靈般,瞬間消失在了虛空中,仿佛從來都不曾存在。

  ……

  京師西南,王家府邸。

  王沖官封異域王,位極人臣,皇室特地為他修建了“異域王府”,不過論起來,王母和王家小妹現在居住的府邸,才是王沖的根底,一切的起源,底蘊也遠比王沖的異域王府深厚得多。

  此時的王家府邸,燈火通明,長廊亭臺里,到處都是挑著燈籠,笑魘如花,滿面喜樂的丫鬟、仆人。

  而檐角下,大門兩側,樹梢上,假山石上……,四處懸掛著彩燈,將王家照耀得燈火通明,一片喜慶。

  王家和許家的婚禮天下矚目,王家府邸很多地方都被裝飾一新,王家上上下下都高興不已。

  “嗡!”

  就在王家府邸,西側院墻的一處長廊里,一名灰袍身影,長身而立,雖然穿著仆人的衣服,但那雙如同星空般璀璨奪目的眼眸,顯示一切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簡單。

上一章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詭異失憶 人皇紀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二千二百九十七章被抹掉的邪帝老人
?
江西快三app 足球比分970014433 新浪体育客户端 澳洲幸运5 注册软件推广赚钱软件 淘宝直播音乐怎么赚钱吗 2013温网新浪体育 金蟾捕鱼赢话费手机版 赚钱的上门服务 20120319天下足球直播 辽宁11选5 jdb财神捕鱼技巧 抓鱼赚钱可提钱 会书法国画如何赚钱 即时比分球探网手机版 梦见打架赚钱 加盟爱格玩具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