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本小說網 > 玄幻奇幻小說 > 人皇紀
本書標簽: 玄幻奇幻  東方玄幻  男頻     

第二十八章一千七百兩黃金

人皇紀

  “砰!”

  就在王沖暗暗憂慮的時候,一只強而有力的手掌從人群中伸出,抓著一個沉重的錢袋,砰的一聲,重重的砸在王沖面前。

  “王沖,你自己說的,二分息,按天計算,有多少要多少,這句話還有效嗎?”

  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從頭頂傳來。

  “蘇柏?”

  王沖詫異的抬起頭,看到那張熟悉的,頤指氣使的臉孔不由笑了起來:

  “有效,當然有效。蘇柏,你也要放貸嗎?”

  “嘿嘿,王沖,這里有一千五百兩黃金。把字據給我,你就可以全部拿去了,記住,一個月后還我兩千四百兩黃金!”

  蘇柏陰陰冷笑道。

  聽到這個數字,周圍的人群不由發出陣陣驚呼。一千五百兩黃金,這是對于眾人來說難以想像的巨款,誰也沒有想到,蘇柏居然可以弄來這么多錢。

  按照一個月來計算,蘇柏就可以賺到九百兩這么多的黃金。世家子弟中還沒有人能一個月內賺上這么多錢。

  憑借這筆錢,蘇柏恐怕能揮霍很長一段時間了。

  “嘿嘿,你敢借,我為什么不敢收!”

  王沖看到面前沉重的錢袋,整個樂了。他正好嫌錢不夠,蘇柏就送過來了。有了這一千多兩黃金,他就用不著那么捉襟見肘了,也可以更好的執行自己的計劃。

  唰唰唰!

  王沖也不待蘇柏反應,提起筆,蘸了墨,筆走龍蛇,又按了手印,立即寫就一張字據,甩了甩墨跡,遞了過去。

  “拿好!如果遺失,恕不奉還。”

  “這就不需要你考慮了!”

  蘇柏陰陰一笑,右手一伸,從王沖手中抽過了借據。

  “王沖,我有話對你說!”

  魏皓看到蘇柏那得意的笑容,再也忍不住拉住王沖,強行拖住,往外走去。閣樓上,陣陣哄笑。

  蘇柏居高臨下,目視著魏皓等人離開,眼中陣陣冷笑。八神閣里,就在眾人看完好戲,快要一哄而散的時候,蘇柏突然轉過頭來。

  “等一等!”

  蘇柏陰著臉,突然叫住眾人。八神閣里驟然安靜下來,一雙雙目光紛紛疑惑的看向蘇柏。

  就在眾人大惑不解的時候,蘇柏突然探手入懷,取出吊墜令牌。

  “這是姚風姚公子的令牌!姚公子有令,今天八神閣里的事情,誰也不準說出去。誰要是走漏了一個消息,誰就是和姚公姚府為敵,同時也是和我們蘇家為敵!”

  蘇柏說著目光狠狠的掃向眾人,神情冰冷無比。

  一些本來還有些不滿的世家子弟聽到這翻話,心中一寒,不由的打了個冷顫,連忙閉口不提。

  姚家權勢濤天,極得齊王重視,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,京城里面本來就沒人敢惹他們,再加上一個蘇家,這就更加沒有人敢招惹。

  蘇柏這翻警告沒有人敢不當回事。

  “奇怪!……”

  人群里,只有高飛暗暗詫異。他剛剛奉命從姚風姚公子那里回來,但姚風根本沒有說過這翻話。

  抬起頭,高飛剛要說什么,被蘇柏狠狠的盯了一眼,立即明白了什么,心中打了個激靈,連忙低下頭來,不敢說話。

  姚風貴人事多,接觸的又都是些世家嫡子,他沒有考慮到,但蘇柏替他考慮到了。八神閣人多嘴雜,王沖借錢的事要是泄露出去,被王家人知道,這場戲沒法進行下去。

  王沖今天借錢,王家人明天就把錢退給他們,誰也撈不到好處,更加沒法借此要挾王家。

  王沖立下的那張字據,可是對付王家的利器。蘇柏怎么可能容許這件事情出現差錯!有姚家和蘇家的威名壓著,他倒要看看,誰敢把這件事情泄露出去!

  ……

  “王沖,你借這么多錢,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  從八神閣出來,到了大街上,魏皓再也忍不住問道:

  “一千七百兩黃金,一千七百兩啊!你知不知道要是一個月后還不起,可是會出大問題的!”

  大街上,魏皓盯著王沖,心中滿是發慌。

  那一千七百兩在別人眼中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,但在魏皓眼中卻是燙手的山芋,只要想想,魏皓都覺得頭暈目眩,手腳發麻。

  魏皓到現在都還不知道,王沖為什么突然要借這么大的巨款。

  “魏皓,不要慌。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  王沖淡然一笑,神情異常的冷靜,那獨特的鎮定無形中讓魏皓安靜了下來。盡管不知道王沖要做什么,但魏皓卻突然之間相信王沖做這一切是有原因的。

  他并不是在莽撞行事!

  “我也不瞞你,這筆錢,我有大用。如果做成了,那不止是對我,連帶對我們大唐都有巨大的幫助!”

  都是一起長大的發小,當著魏皓的面王沖也不隱瞞,就把海德拉巴的事情說了出來。魏皓開始還聽得很認真的,但聽到后面終于忍不住失聲大叫。

  “什么?!九萬兩黃金!”

  魏皓盯著王沖,眼睛瞪得大大,大聲叫道:

  “王沖,你瘋了嗎?你怎么能答應別人這種交易?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,——什么礦石能值得了九萬兩黃金?”

  魏皓震驚眼前發黑,感覺自己站都要站不住了。

  本來以為一千七百兩黃金已經夠多了,沒想到更大的禍事還在后面,——王沖居然欠下了別人九萬兩黃金!

  魏皓感覺頭都要爆炸了!

  “魏皓,不要緊張。我知道分寸,不會出亂子。”

  王沖淡然道,聲音一如往常的冷靜。魏皓的反應并不出乎他的預料,像他們這些十四五歲的少年,誰聽到九萬兩黃金的巨款都會和他一樣反應。

  不過,王沖并不是沖動行事。如果不是確定能從海德拉巴礦石中獲取更大的利益,他是不可能做這種事。

  “魏皓,相比起你擔心的事,現在我更需要你的幫助!”

  王沖鎮定道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魏皓深吸了一口氣,冷靜下來:

  “你說吧,需要我做什么?只要能幫得上的,我都會盡量幫你。盡量幫你渡過這一關。”

  “好兄弟!”

  王沖微微一笑,果然不愧是從小穿一條開檔褲長大的好兄弟,關鍵時刻果然靠得住。

  “這里人太多,走!我們進馬車里說話。”

  王沖在前,魏皓在后,兩人一起跨進了路邊的馬車。

  魏皓雙眉緊皺,一副思忖的神色,似乎正在考慮怎么替王沖善后。

  九萬兩黃金不是個小數,這基本就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魏皓并不認為王沖可以做得到。

  正因為如此,魏皓試圖再次勸導一下王沖:

  “王沖,就不能想辦法撤消這筆交易嗎?”

  “不行!”

  王沖搖了搖頭,“大理寺備案的交易是不可能撤消的,而且他也不想撤消。”

  “那你想我怎么辦你?”

  魏皓道。

  “我需要至少十二個熟練的鐵匠,幫我提煉礦石,打造兵器。你們魏家門路廣,幫我想想辦法。”

  王沖道。

  王氏一脈不事經營,在這方面,魏國公府要比王家強得多。

  “沒有問題,這個我會幫你盡量想辦法完成的。”

  魏皓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。

  雖然他還沒有接管家族生意,但僅僅是找十幾個熟練的工匠,對他來說還是小菜一碟。

  “嘿嘿,好兄弟,感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。”

  王沖笑了笑,心中放松了許多。

  九萬兩黃金不是個小數目,找幾個工匠提煉礦石,然后把海德拉巴礦石練成名震后世的武茲鋼武器,這是最好的方法。

  趁著現在海德拉巴礦石的價格不高,只要做出幾柄武茲鋼武器,完全可以湊出給兩名胡僧的九萬兩黃金。

  現在得到魏皓的幫助,王沖心中就安心許多了。

  魏皓看到王沖的樣子,欲言又止,心中憂心忡忡。他知道王沖在想什么,不過看王沖的樣子是不可能放棄。

  他現在只能盡量想辦法去幫助王沖,渡過這一關。

  “另外,還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煩到你。”

  王沖突然道。

  “哦,什么事?”

  魏皓有些意外。不知道除了這件事情,王沖還有什么事情需要麻煩到他。

  “我需要你幫我查一個叫做張慕年的人。”

  王沖道。

  “張慕年?”

  魏皓皺起了眉頭,他并沒有聽過這個名字,似乎并不是很有名。

  “嗯。他是朝廷里的官員,應該級別不是很高。你只要從朝廷的官員名單里面查找一翻,一定可以查到他的名字。如果找到了,就立即告訴我。”

  王沖道。

  “你要找他做什么?”

  魏皓奇怪道。難道王沖又認識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人?

  “有些事情需要麻煩到他,這件事情非常重要,所以麻煩你一定要上心。”

  王沖鄭重道。

  這件事情關系深遠,王沖暫時還不想讓魏皓知道。

  “那好吧。我爹經常會把吏部的一些名單帶回家。只要他在上面,我就一定能查到。到時候再通知你。”

  魏皓無奈道。

  “嘿嘿,好兄弟!我就知道你一定會答應的。”

  王沖笑道,狠狠錘了一下魏皓的肩膀。

  “那有什么辦法,誰叫我們是兄弟呢?”

  魏皓回了一拳。不過這一拳落在王沖身上,卻打了王沖一個趄趔。看到王沖差點摔下座位,魏皓嚇了一跳,趕緊收回拳頭。

  “王沖,你的實力怎么這么差?”

  魏皓吃了一驚,趕緊扶住王沖。

  “什么差,我一直都是這樣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  王沖道。

  “我們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見面了。之前你指點我對付高飛的時候,我還以為你實力大漲了。”

  魏皓瞪大了眼睛道。

  王沖只能無言以對。魏皓天資雖然不高,但是卻相當的努力,在這方面自己反而不如他了。

  “王沖,你真的應該用點功了。——算了,不說這個了。你拜托的事情就交給我了,先下了!”

  馬車到了,魏皓一個縱身,從馬車上跳了下去。

  待魏皓離開,王沖也不再停留,帶著一千多兩黃金,轉頭往回家的方向駛去。

  …………

  就在王沖回家的時候,白瑪瑙珠寶鋪外也迎來了兩名訪客。

  “就是這里嗎?”

 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,一道青衣人影望著頭頂白色的牌匾出神。

  “沒錯,白瑪瑙珠寶行,就是這里!”

  另一人很肯定道

  這兩人長須飄飄,仙風鶴骨,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一股強大的氣勢,顯然出身不凡。

  “這兩個胡僧其貌不揚,想不到身上的鐵礦石居然如此厲害。如果不是家主無意之中發現這些樣品的奧妙,恐怕我們到現在都蒙在鼓里,發現不了。”

  “是啊。那兩個和尚看著普普通通,還不會說中原話。想不到身上居然有如此鋒利的礦石!如果我們張氏一族得到這種礦石,必然能夠百尺竿頭,更進一步。”

  這兩人說著,手掌一揚,其中一人的掌心顯露出一塊一模一樣的海德拉巴礦石。這僅僅是一塊樣品,一個月前,他們京城張家的一位執事遇到這幾位賣鐵礦石的和尚,和以往一樣,這執事要了幾塊鐵礦石的樣品帶了回去。

  這些樣品在他們京城張家的庫房里待了很久,一直都無人問津。直到無意中在煉制中發現了問題,呈報到了家主那里,這才引起了注意了。

  誰也沒有想到,族中執事只是例行公事,無意中帶回去的鐵礦石樣品居然如此珍貴,家族里連夜召開了討論會。

  家主甚至破例直接派了他們兩名長老來執行這件事。而且點明,必須要把這件事情辦妥。

  “京城里面煉治武器、鎧甲的遠不止我們京城張家,競爭非常激烈。這種海德拉巴礦石非常特殊,說不定能改變我們京城張氏現今的處境。家主交待這件事情無論如何不能讓其他家知道,而且一定要想法設法的辦妥。”

  瘦長精悍的青衣中年人沉聲道。

  “嗯。”

  另外一人應和著,也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  京城張家現在的處境非常不妙,急需要一個契機來擺脫目前的處境,這也是他們親自出動的原因。

  轉過身來,兩人打了個響指,向著身后招了招手。咔嚓,街道上,距離兩人十多米的地方,一駕馬車門打開,馬車里寬袍大袖,走出來一名三四十歲,目光睿智的光頭大和尚。

  “阿彌陀佛!”

  光頭大和尚看了四周一眼,高宣一聲佛號,立即向著兩名青衣中年人走了過來。

  如果此時有其他人在這里,必然會吃驚不已。這個人不是別人,赫然是城郊建通寺的慧明和尚。

  京城里通梵語的人少之又少,絕對不超過五個數。而慧明和尚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兩名身毒胡僧只會梵語,不會中原漢家語言,這次張家找來慧明和尚,就是考慮到了這一點,以方便交流達成這次交易。

  “大師,請吧!”

  兩名青衣中年人躬身一請,一臉恭敬,聲音一落,三人一起走進了白瑪瑙珠寶行。

  盡管做足了充足的準備,不過當三人進入白瑪瑙珠寶行,見到兩名胡僧的時候,事情的發展卻遠遠超出了三人的預料。

  “什么?海德拉巴礦石已經被人買走了?”

  兩名青衣的中年人看著眼前的兩名身毒胡僧,兩個人相顧駭然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這怎么可能?”

  第二名青衣中年人眼中寫滿了震驚。

  這次他們低調出行,就是為了達成這次交易。在家族里面對這次的交易也極其的重視,給他們很大的權限。

 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,這兩名身毒胡僧居然說海德拉巴礦石被人買走了。

  

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蘇柏請客 人皇紀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七十三章財大氣粗
?
江西快三app 七乐彩 辽宁心悦麻将怎么买挂 吉林快三 数字录入赚钱软件 支付宝理赔赚钱 7m篮球比分188 捕鸟达人游戏怎么打能赢 2017最新京东拆单赚钱 河南麻将全集官方 股票真的能赚钱吗. costco怎么赚钱 体球即是比分 韩国快乐8 前线任务进化如何赚钱 创建个人网站赚钱吗 棒球比分规则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