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本小說網 > 玄幻奇幻小說 > 人皇紀
本書標簽: 玄幻奇幻  東方玄幻  男頻     

第三十七章憤怒的齊王

人皇紀

  “混帳!混帳!混帳!……”

  與此同時,另一處金璧輝煌的齊王府邸中,一陣陣震怒的聲音伴隨著道道金色云柱直沖天際。

  剎那間,齊王府上空電閃雷鳴,但這金色的閃電卻始終只盤踞在齊王府上空百余丈的范圍,并不波及其他。

  “姚廣異!你太令本王失望了!——”

  這一剎那,齊王心中的憤怒和失望簡直難以言表。臨出發之前,姚廣異一再向他保證,這次的事情一定萬無一失。

  看在姚老爺子的面子上,也看在姚廣異過往的成績上,他才壓下心中的憤怒,對廣鶴樓中的失誤視而不見,隱而不發,沒想到,姚廣異居然就給他這樣一個交待。

  姚廣異不止沒能按他說的那樣,成功離間宋、王兩家,而且他在邊陲的滑稽行動連帶的讓他也成為了整個京城里的笑柄。

  姚廣異是他的部下,一向被他視為左膀右臂,引為心腹。他的失敗,就是自己的失敗,現在朝堂里的那幫人,還不道怎么笑話自己。

  齊王心高氣傲,他是絕對不能接受失敗的。這樣的恥辱,讓他如何能夠忍受?

  “姚廣異呢?把姚廣異叫過來!”

  齊王怒不可遏,整個齊王府的人,上上下下數百口人也是噤若寒蟬,吭都不敢吭一聲。

  “傳我的令牌,叫姚廣異,我要擰掉他的腦袋!——”

  齊王暴怒的聲音響徹王府。

  片刻之后,一匹戰馬便離開了王府,直奔邊陲而去。

  魏國公府、蘇國公府、林國公府、鄭國公府,姚府、韓王府、楚王府、宰相府……,整件事情在這些大唐的高層和權貴之中引發了巨大的反響。

  但是沒有人知道,此時此刻,做為當事者的一方,姚廣異的感受遠比任何一方都在深刻的多。

  “不可能的!不可能的……”

  邊陲境地,姚廣異端坐在馬背上,在返程的路上,穿過一座座密林,整個人心神恍惚,就好像丟了魂一樣。

  在對抗胡人的戰斗中,他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成功者。他根本沒有損失多少,就徹底的擊潰的來犯的百越胡。

  在他們死亡的那一刻,姚廣異都能夠清楚的看到他們臉上不解的神情。

  不應該是由自己來迎戰他們!

  不應該是這個樣子!

  這一切和約定的不一樣!

  ……

  姚廣異能夠清楚的讀出他們眼中的各種心思。如果是以往,姚廣異會很享受這種感覺。

  但是做為勝利者,姚廣異心中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。

  因為姚廣異清楚的知道,在另一場戰爭中,在對付王嚴和王家的另一場戰斗中,他已經已經一敗涂地,輸的毫無懸念!

  更要命的是,姚廣異自來自負算無遺策,但這一次,他甚至都還不知道自己敗在哪里。

  “不應該是這樣子的,不應該是這樣子的……,我到底是輸在了哪里?”

  姚廣異喃喃自語,整個失魂落魄一般。他的腦海中此起彼伏,覆來覆去,全部都是和這件事情有關的事情。

  這件事情在進行之前,他已經在腦海里仔仔細細推敲了無數遍,直到沒有了任何的疏漏才采取的行動。

  王嚴就算再厲害,也不可能算到自己會在邊防這件事情上暗算他一次。

  姚廣異又想起了出發之后斥候傳回來的情報。就在他帶領大軍出發,距離王嚴的營地還有半日里程的時候,他還收到了斥候的消息:

  一切正常!王嚴的大軍還在營地,沒有任何的異動!

  這些斥候都是身經百戰,跟隨他幾十年的心腹。正是因為收到了這個消息,他才敢篤定,自己的行動一定會成功。

  但是讓姚廣異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當他帶領大軍出現在王嚴駐地的時候,等待他的卻是一個空蕩蕩的營地。

  而做為正主的王嚴,卻詭異的出現在他后方五十里遠的地方,坐壁上觀!

  姚廣異當時就懵了!

  不管他愿意還是不愿意,當那些胡人出現的時候,姚廣異都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的選擇。只能帶領大軍迎擊,代替王嚴本來的角色!

  這一戰,他一敗涂地!

  做為離間宋、王兩家,營造姚、王聯合的重要一環,他的計劃徹底的失敗了!齊王那里還不知道該如何的憤怒。

  到底是誰算計了他?

  姚廣異的腦海中此起彼伏。

  王嚴?

  不可能!他真有這份能耐,當初自己根本就不敢鼓動齊王,策劃這一系列瓦解宋王的行動!那到底是誰?是誰手段如此高明,是誰隱藏在幕后,看穿了他的計劃,指點王嚴,秘密的策劃了這一切?

  這一剎,姚廣異后背冷汗浠瀝瀝而下。在朝堂中爭斗了這么多年,第一次他感覺到了強烈的不安。

  只要想想有這么一個智謀、權變不下于自己的“隱形人”藏在幕后,幫助王家,姚廣異就寢食難安,如芒在背。

  ……

  “哈哈哈!姚廣異,你失算了!”

  和姚廣異不同,此時此刻,王嚴坐鎮領地心情激蕩,高興不已。此時此刻,王嚴的營地之中殺雞宰羊,美酒佳釀,好不執鬧。

  王嚴早就傳令下去,犒賞三軍!

  這場戰斗雖然是姚廣異打的,但王嚴卻比姚廣異這個當事者還要興奮。人人都以為王嚴、姚廣異同朝為官,王嚴是在替姚廣異高興,卻沒有人知道王嚴想的根本不是這個。

  王嚴沒有什么太大的政治天賦,所以姚廣異在廣鶴樓暗算他的時候王嚴不知道,姚廣異離開京城,悄悄返回駐地對付他的時候,王嚴也不知道。

  但這并不代表胡人越境,他的斥候偵察到姚廣異的大軍拔營,違反軍令,朝著自己的方向出動的時候,他還不知道!

  大唐帝國的軍令,任何將領在面對異族入侵的時候,都不得后退,必須肩負起擊退敵軍,保護大唐領土的任務。

  違者軍法處置!

  不管他愿不愿意,當姚廣異率領大軍出現的時候,面對胡人入侵,他都必須和姚廣異聯手一起對抗胡人!

  ——他和姚廣異確實沒有什么恩怨,但兩人也遠沒有親密到這種地步。這一招,姚廣異實在太刻意了!

  如果不是三子王沖一直提醒,如果不是他心中留了一份神,這一刻,他早就被姚廣異算計了。

  “姚王兩家聯手,冰釋前嫌”,只要想想這個消息傳回京城所會引發的轟動,王嚴心中就忍不住冷汗涔涔。

  三子王沖之前說姚廣異是故意在廣鶴樓里半句話不說,陷害自己,王嚴那時還不相信。但此時哪里還有半點懷疑。

  “沖兒,沖兒他到底是怎么知道?……”

  王嚴一身戎甲,面向北方。初時的激動和興奮過去,此時此刻,他腦海中只剩下這一個念頭。

  在王嚴心中,實在有太多太多的疑惑了。

  三子王沖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小孩子,他叛逆,他忤逆!不獨是強搶民女的事情,還有很多其他的事情,實在是太讓自己失望了。

  王嚴怎么都想不明白,王沖一個十五歲的小孩子到底是怎么知道姚廣異陷害自己的,又是怎么知道姚廣異要在那天以那種方式暗算自己?

  姚廣異可不是普通人!

  王嚴實在無法明白,王沖一個小孩子是如何知道這種隱秘的軍國大事的?如果不是軍令在身,王嚴真想一個人馬上飛回京城,親自找到王沖問個明白。

  “京城那里也應該收到我的消息了吧……”

  峰巒頂端,王嚴披風獵獵,望著遠處晦暗的天空,眼中變幻不定。數天前,他就已經寄了一封信回京,想來,王沖也應該收到他的信了吧。

  ……

  烏茲鋼的鍛煉如火如荼。

  和往常一樣,王沖在監督完冷鍛的情況就返回家門。

  “娘親!……”

  王沖雙手一推,剛剛跨進大門,叫了一聲娘親,一下子就愣住了。只見平常空曠的大廳里,這一刻突然密密麻麻坐滿了人影。

  這些人誰也沒有說話,看到王沖進來,紛紛抬起頭,齊齊看了過來。

  “娘親!”

  “大伯!”

  “姑姑!”

  “姑父!”

  “堂姐!”

  ……

  看到這些平常根本不會出現在這里的人影,王沖心中咯噔一跳,突然有種非常不妙的感覺。

  太安靜了,人太齊了。

  除了給爺爺祝壽的時候,王沖從來就沒有家里看到過這么多人。這種陣仗以前還從來沒有出現。

  特別是大伯,坐在那里,陰晴不定,臉上看不出表情。

  “難道是姚家老爺子到圣皇那兒告我,出現了什么變故!”

  王沖心中咯噔直跳,就在心中忑忑不安的時候,突然眼前一暗,王沖只覺得身體一緊,就被一道沖過來的身影緊緊的抱住。

  “沖兒!”

  王沖正要掙扎、反抗,耳中就聽到了一陣柔軟的聲音,是娘親!

  “沖兒,你父親在信里什么都說了。孩子,你終于長大了,懂事了,以前是娘錯怪你了……”

  王夫人趙淑華淚水漣漣,不斷的滴落到王沖胸前。王沖重生這么久,還是第一次見她這么激動。

  王沖怔了怔,目光從母親腋下掠過,看到不遠處那張桌上的信封,那上面的字跡王沖異常的熟悉。

  “是父親的字跡!……”

  王沖心中一動,電光石火間無數的念頭掠過腦海。王沖隱約想到了什么,慢慢的張開雙臂,反手抱住了自己的母親。

  “娘親!”

  王沖終于明白為什么這么多人會出現在這里了。經過了這么長的時間,父親那邊終于有消息了嗎?

  從母親的反應來看,自己的苦心沒有白費,最后一次,父親終于聽進了自己的勸告。

  一種暖暖的感覺充斥心中,王沖這么久懸著的一顆心慢慢的落了下來!

  

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蘇柏請客 人皇紀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七十三章財大氣粗
?
江西快三app 河北11选5 试玩游戏可以赚钱的 球探体育比分4.8 太原货拉拉赚钱吗 2014世界杯即时指数 下载湖南麻将 能看新闻赚钱的手机软件 天津时时彩 球探比分网球比分 盈宝彩群 国标麻将13张 安卓 双彩网苹果 现在大学生怎么在网上赚钱 黑龙江十一选五 网络签到赚钱app 网易比分直播